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妙手仁医 > 第六百九十节 有谁爱我
听书 - 妙手仁医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六百九十节 有谁爱我

妙手仁医 | 作者:七月生我| 2020-02-21 12:50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一位老同志先回过神来,“闺女啊,你吃得消就行,不过现在有劳你去让他们先散了,我们清净习惯了,在这么吵闹去,我的高血压又要犯了。”

    这老同志这么一说,林冰兰反而被自己的话给气了。

    齐不扬见她脸色涨红,知道她爱生气,脾气火爆的毛病又犯了,却是担心她把自己给气坏了,就开口道:“要不我去劝劝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冷声道:“不用你帮忙,我自己过去。”如果齐不扬不说这话,林冰兰还真不管了,齐不扬开口了,她就偏要管。

    林冰兰步伐匆匆的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一个老同志暗笑道:“我早说了,她软硬不吃,要对付她只有用激将法。”

    “老刘啊,还是你行。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我跟她说话,她那嗓门就足够让我心脏骤听,我还以为阎罗王嫌我拖太长时间,派她来催催。”

    几位老同志说着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齐不扬见林冰兰离开,也就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走廊刚走一半,林冰兰突然回头,怒气冲冲的对着齐不扬道: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齐不扬就道:“我也要楼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那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齐不扬就走到林冰兰的前面,却走到不快,林冰兰那急性子,走廊没走完就忍不了了,快步走到他的前面,“你爱跟就跟个够好了,我就当被一条狗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齐不扬苦笑不得,这也……

    反正他不是狗,又不是林冰兰说是他就是。

    齐不扬一直跟在她的后面,林冰兰其实也并不反感,只是这些天她压抑了太多的情绪,太需要发泄了,太想骂齐不扬一泄心头之气。

    走出休养院门口,朝大学生聚集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个口号变得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“林冰兰,我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林冰兰,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两种口号此起彼伏,似乎已经演变为较劲了。

    齐不扬跟在后面,看不出林冰兰听到这些口号时的表情,只是她现在穿着病房,手臂绑着绷带,邋遢的形象会不会让这些大学生看了,顿时间没爱了。

    没爱了更好,这样就不会来缠着冰兰了,齐不扬突然发现自己又心存私心了,又想把林冰兰一个人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医院方面报了警,医院保安和几个民警对这些大学生进行劝说,让他们早点散去,奈何几百号人的阵仗实在有些压不住,出动防暴部队吧,事态就立即搞大了,演变为“事件”。

    而且都只是些学生,医院保安和几个民警顿时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林冰兰出现在现场,见了密密麻麻的人头,也是有点被惊住了,咋一看还以为黑帮聚众闹事呢。

    统一口号,红底黑字的横幅,真把她当明星捧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林冰兰这会的形象与她在电视上英姿威武的形象出入太多,愣是没有人把她给认出来,也是谁会把眼前这位穿着拖鞋病房,头发没梳披散的女病人与他们心目中的警界女神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林冰兰直接就朝嘉城医院正面,这群大学生面对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残手瘸脚的,挨了某一个大学生蹭,差点就摔倒了,一只手却突然从后面伸出来扶住她,顺便把那个蹭到她的大学生推开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是一直紧随其后的齐不扬,倒是上演了一回保镖的戏码。

    林冰兰冷冷的把齐不扬推开,大步向前,只用一只手臂开路,遇神推神,遇佛推佛。

    大学生喊得正欢,一名带头者举着旗来带动口号的节奏,突然手中的旗却被林冰兰给抢了过去,旗没举起来,口号声愕然而止。

    这名带头的大学生一愣,看着眼前的这位披头散发穿着病服脚踩拖鞋的女病人,就开口道:“阿姨,你干什么?把旗还给我,走远点,别一会我们喊话的时候把你的耳朵给震聋了。”

    阿姨?林冰兰闻言愣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别懵,就是说你呢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狠狠敲了他脑袋,这名大学生立即痛的双手捂头,痛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身边两位同学立即责问道:“阿姨,你怎么打人。”

    唰唰两,林冰兰一只手就把这两位同学一起给放倒了,当然她手还是很有分寸,只是让这两位痛,倒。

    “这位阿姨有武功!”有一位同学惊叹出声。

    话刚说完,嘴巴就把林冰兰给掐住了。

    林冰兰出手将这群大学生镇住之后,才朗声道:“都散了,回家吃奶去,毛都没长齐,就学大人说情说爱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这话立即惹来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阿姨啊,要不要你瞧瞧,我长毛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猥琐,要不是人太多,听不清是谁说的,否则林冰兰非得把他揪出来,拔光他的**毛不可。

    面这位还算比较正经,“阿姨啊,你别挡我们向我们的女神表达最热诚的爱意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朗声喊道:“我就是林冰兰,你们屁都不是,都给我滚回学校去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的话却惹来一阵哄笑,这群大学生平时也没见过林冰兰真人,只是从电视上看到她美的像女武神的一刻,而这会的林冰兰,形象实在太随意,太差了,本来一张娇俏的鹅蛋脸却被披散的长发给遮住大半。

    “阿姨,就你这形象,跟我们家林队长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别逗我们乐了好吗?你要是林冰兰,我就是林冰兰她老公了。”这位同学话说一半,突然感觉这话不对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哄笑,“那快点把你老婆领回家去,别出来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还第一次被人用语言这般戏弄,而且是一帮没走出社会的大学生,气的脸容一绷,眼睛一睁一瞪,骤然就让所有人感觉到一股冰霜雪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前面一人凑长脖子仔细瞅了一番,突然惊喜喊道:“真……真是林队长啊!”

    “是的假的?”

    不少学生都争前恐后的凑向前,想要确认一番,一时间整齐的队伍变得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这时不知道哪刮来一阵大风,把林冰兰一头长发吹的横向扬起,俏美的五官立即全部暴露出来,那冷冷冰冰的表情又美的像仙的轮廓,只是一瞬就得到所有人的确认。

    风吹衣贴,宽松的病服变成了身体线条毕露,长腿纤纤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“阿姨就是林队长!”

    这群大学生突然间疯了,朝林冰兰涌去,场面骤然失控。

    林冰兰也吓了一跳,却依然冷静镇定,中气十足,声音压倒一切吵杂道:“都给我原地站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比首长的命令还管用,所有人突然就都停来了。

    林冰兰冷笑道:“谁爱我?”她打算杀鸡给猴看,捉个爱出头的狠狠修理一顿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却是十分统一整齐的回答,“我们爱你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倒是傻了,还真把她当明星偶像了,再看着一双双眼睛,除了爱慕还有敬佩,与那些色狼色眯眯的目光不同,却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林冰兰一直哑口无言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那一双双炙热的眼睛却在等她开口,一个人的形象魅力有的时候真的将一个人征服的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林冰兰就道:“我讨厌优柔寡断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很坚决。”

    “我讨厌花心滥情,喜欢勾三搭四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爱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讨厌不懂浪漫,毫无情趣,木讷呆板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每天对你说一万句情话,天天都是情人节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林冰兰说不去了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脑子闪了,终开口道:“我讨厌医生。”

    这,大学生们先楞了,然后才陆续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学生,不是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打死也不当医生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差点没辙,继续说道:“我这个人脾气很暴躁,一惹我生气我就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让你打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林冰兰第一次被别人逼的心生退怯之心,捉狂吼道:“我蛮不讲理,动不动就给人脸色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有理,你生气的时候会哄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被逼的自从后退三步,这群大学生像训练有素的军队向前逼近三步。

    林冰兰使出杀手锏,“好吧,这些条件你们都能接受的话,我只有最后一个要求,打得过我,就让你当我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终于却全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站在前排混作学生的齐不扬突然看见地上有人掉了个钱包,弯腰要去捡。

    林冰兰早就一眼扫到这张稍显老色的脸容,以为齐不扬要出来跟她打,她话已经说出来了,打输了岂不是当着全天的面宣布他是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念及个中厉害,立即先手为强,单臂按住齐不扬肩膀,“你要试试是吧?”

    齐不扬闻言一愣,抬头看向林冰兰,突然小腹传来一阵剧痛,好像挨了一膝,然后还没等齐不扬反应过来什么回事,林冰兰肩倚齐不扬胸口,脚一绊,让齐不扬双脚离地,腰力肩膀拱力臂力齐发,就把齐不扬一个大男人甩在两三米外嘉城医院铁门口。

    齐不扬浑身疼痛,一头雾水,这是干什么啊?

    所有的大学生被齐不扬量的这一手,个个是目瞪口呆,嘴巴都快掉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却开是讥讽齐不扬来,“真是不知死活,还想一个人独占林队长。”

    “真当我家女神是那种柔弱可欺的小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傻笔脑袋没毛病啊,嫌命长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听着解气,没想到最后是这帮大学生替她出气,“还有谁要试一试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林冰兰又喊一声,见没人回答,就朗声道:“没有,我就回去了,你们立即散了,别堵塞交通,影响医院正常秩序,等有本事再来跟我说爱。”

    林冰兰说完霸气转身,那一瘸一瘸的步伐,那宽松的病服,那一头凌乱干涩无光的头发,却让人感觉是一种绝无仅有的美态。

    心头有一种强烈的情感不由自主的涌到喉咙口:“林冰兰,我爱你!”

    这么多人说爱她,却远远没有某一个人开口有分量。

    风撩着她几天没洗的长发,突然她的心也轻快起来,没有他,我也可以活的很潇洒,失去他,我也可以一个人活的有意义。

    齐不扬看着林冰兰的背影,不知道为何突然间笑了,有种快乐叫你开心快乐,我便开心快乐。

    齐不扬心事了了一半,剩另一半就是希望看到林冰兰恋爱结婚,生子,他对林冰兰的爱已经升华为父母对儿女那种无私的爱,林冰兰不是他的女人,却依然是他的亲人。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